威远这个村出了个“神”村民都离不开他……

  “喂,黄老师,你是不是再考虑一下来我们医院上班?月薪保底3000元,比你当村医生高几倍。”

  这是7月11日,威远县向义镇塘角村的村医生黄锟又一次拒绝一家医院的邀请。

  读卫校当医生,这本来是黄锟找工作的路径。可2001年从内江卫校毕业回乡后,村委会和村民却劝他留下来当了村医生。开始只想干着看,然后再慢慢找路子。

  他所在的村有560多户1700多村民,常年在家的近千人都是妇老儿童,其中糖尿病、高血压、精神病、偏瘫等需要长期跟踪和上门诊治的特殊病人就有200多人。他们到上级医院多有不便,一有病就往他这里跑或请他去。

  他做村医生不到两年的一天晚上,村里一姓龚的村民突然急病,只有他1人留在家,邻居听到呻吟跑去看时,见他大口大口吐血,当即吓倒了,马上打电话叫黄锟去。黄锟背上药箱跑去,诊断为胃出血,并且血糖极低。黄锟赶紧给他服下葡萄糖,并采取了急救措施缓解病情,及时联系“120”将这位村民送到县医院进行救治。医生说:“要不是黄锟处理及时,出血过多,后果不可想像。”黄锟看到村民如此需要他,便产生了留在村里的决心。

  黄锟更知道,救死扶伤,仅凭现有的医术还远远不够,他努力加强自学和到专业学校提高自己,20016年考取了药学专业大专文凭,拿到了助理医师执业证,前年又考进了西南医科大学,要通过自考获取临床医学大专文凭。还同上级医院的医生和一些同事建立了家庭医生团队,有什么难题大家一起会诊,一起探讨。

  今年5月,7组的一个村民,患了心脏病,如果送到上级医院,住一天院的费用都有可能是几百上千元,这个村民经济条件难以承受,黄锟请来家庭医生团队成员,根据他的特点研究治疗方案,结合自己所学的知识加以运用,每一个月只需10多元药费就把这位村民的病情控制在了稳定状态。这位村民说:“是黄老师救了我,要不然,不说能活多久,就是住院的费用都会让我放弃。”

  今年6月,邻近的大冲村一姓林(华清)的村民,寒颤、高热,病人坚持说是感冒,黄锟诊断后觉得应该是胆或胆囊结石引起的症状,病人不信,黄锟只好当面打电话向长期指导自己的内江第四人民医院医生请教,听了内江医生的初步结论,病人信了。黄锟为其作了一些缓解处理后亲自将他送去了内江医院治疗。病人非常佩服黄锟的医术。

  时间长了他更知病人的心情,坚持随喊随到。无论什么样的病人,心情有多烦躁,他总是微笑着耐心安慰,尽量让他们保持良好的心态,配合治疗。今年6月15日,本村90多岁的杨淑芳,全身不舒服,出现呕吐。子女不在身边,是亲家在看护,早上黄锟刚起床杨的亲家就打电话叫去看病,黄锟赶去给她检查,开了药。中午黄锟刚端着碗吃饭,杨的亲家又打来电话说杨喊头痛,叫黄锟去,黄锟放下碗赶去,再次进行体温、血压等测试,没有发现异常,作了一些安慰。下午4点又打电话给黄锟说不得了了,结果赶去仍然属正常的反复。杨淑芳老人说:“黄老师,实在对不起哈,让你有趟无趟地跑。”黄锟笑笑说:“没事,你也是想早点好嘛,再说有情况及时叫我是对的,怕真有啥问题延误了就麻烦了。”

  去年12月,天气特别冷,黄锟加班做全村村民的健康资料到深夜12点过,刚眯上眼睛,邻近大冲村的一姓兰(树华)的村民突然急病,黄锟接到电话,起床出门,寒风刮在脸上如刀割一般,黄锟没有丝毫迟疑,赶到兰家,只见他全身抽抽搐,大声呻吟,黄锟一边帮助保温,一边检测体征,发现病情严重,赶紧与病人的女儿联系,黄锟并亲自将病人送到县医院救治。回到家里已是早上5点。

  村民都夸他太热心了。黄锟说:“当医生,必须热心病人才好得快,否则病人骄躁,病就难好。”

  今年7月6日,黄锟带孩子在自贡报名读初中,排了一个多小时的队,正准备办理手续,邻近大冲村的王燕婆婆打来电话说王燕(聋哑人)病了,请他赶紧回来看一看。爱人说:“叫他在其他地方看吧。”黄锟说:“既然别人信认,就得立即回去。再说,她是残疾人,别人不了解,交流更困难。”黄锟驱车一个多小从自贡赶回来,只是胃炎发作,开了些药,除了20多元药费,其他什么费用都没收。待王的病情好转后,下午才到自贡为孩子报名。

  本村6组的曹德芳2007年到广州带孙子,这么远生病了都打电话请黄锟诊断是什么情况,应该吃什么药。曹德芳说:“黄老师对人好,看病得行,药也不贵,我们相信他。”

  今年6月20日,邻近的大冲村一姓陈(云友)被摩托车烟囱深度烫伤,面积达手掌宽,已经感染了才来找黄锟,黄水直淌,且有臭味。他又坚持要请黄锟治疗,每一次黄锟都要花20来分钟给他清洗烫伤,上药等。一直持续了20来天才总算好了。一共花了不过300来元。伤者说:“黄老师帮了大忙了,如果到医院去的话,一天都不只这点药费。”

  前年,本村的一姓邱的小学生,发高烧,黄锟经过检查发现是化脓性扁桃体炎,有些严重,建议她在县医院去治疗,可家长坚持要黄锟治疗,结果打针服药,只花了30多元就好了。邱的家长对黄锟说:“看来坚持请你治疗是对的,要不然进大医院不仅费用高,也很麻烦。”

  不知道的人以为黄锟一年诊治的病人达八九百人次,一定挣了不少钱。其实不然,黄锟为村民看病,从来不收出诊费,诊治费,购药是在上级医院统一购买,并且一律是零利润(不加价),进什么价就给病人多少价。进了多少药,开出多少药,全都有账目清单,上级医院和主管部门经常要检查。黄锟的报酬就是每个月1000元左右的基层医疗服务费,并且还要经过考核,成绩差了报酬会酌减。

  凭他的医术和服务态度,到街上开店,月挣七八千元不成问题,曾经有几家医院(个体、公立均有)要请他去,月保底工资动辄三千五千还加效益工资,可他不去。他说:“看到对自己总是笑脸相待的乡亲,或是充满期待的病人,实在不忍心离开他们,再说留在村里,同家人团聚过日,也很幸福。”返回搜狐,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