昂立教育被曝涉加盟陷阱 鞋厂工人培训半月成总

  中国网11月13日讯(记者 闫景臻)近些年来,各形各色的骗局可以说是五花八门,数不胜数!随着人们对子女教育的重视,经济投入的不断增加。与此同时,也让教育培训行业得到了发展。连锁的、加盟的、外资的、个体的机构层出不穷,在利益的诱惑下,很多人穿着合法的外衣,在法律和制度的边缘自由出入,做着看似合理却完全违规的勾当。

  主持人:欢迎回来,让我们一同走进今天的特别关注。现如今教育培训市场可谓是红红火火,放眼望去各式各样的针对青少年的培训机构是一家把挨着一家,你说不赚钱,谁愿意这样做呢?正是有了这样一个想法,那一家知名教育机构找到马先生希望他加盟的时候,这个马先生毫不犹豫的他就答应了。但是让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一年前的这样一个决定,如今却让他后悔不已。

  话外解说词:一年前市民马先生偶然获知一家信息说有一家全国知名的教育培训机构正在南京招商,抱着试试看的心理马先生立即赶到现场去咨询。

  马先生:当时也是听了他们的一个招商加盟会,然后说这个行业是多么的有前景,是一个朝阳产业,尤其是做了他们昂立之后,然后你每年的收入会达到多少多少。

  话外解说词:这家名叫昂立国际教育的培训机构告诉马先生,只要加盟他们,他们就会给投资人提供保姆式的扶持。从招生到师资到具体培训,每个环节总部都会派专人进行指导,投资人想不赚钱都难。

  马先生:因为我自己是南京人嘛,也是南京市区,想在市区选一个点。当时就跟我说,我们招商比较火爆,市区的点已经被选光了。市区的点是18.5万一年,当时它的招商和拓展人员跟我说,要不然这样我们目前在南京的高淳还没有昂立的办学点,你可以到高淳试试。

  话外解说词:因为高淳地区一年的加盟费只有12.8万,权衡之后马先生很快与这家培训机构签订了加盟协议,一次性缴纳两年的加盟费用,获得三年的加盟资格。培训学校刚一开业意想不到的问题就来了。

  马先生:里面所有的指导还有扶持,跟你所交的加盟金是没有关系的。它的加盟金只是一个品牌的授权。然后你的所有的那个扶持那个指导是另外交费用的。包括它的员工派到我们学校来,还要另外再支付他的人工工资。

  话外解说词:开弓没有回头箭,20多万的加盟金给了对方,马先生只能硬着头皮走下去。他按照总部要求又花了十几万,买了指定的教材,教学器材和课桌椅,也指望培训学校正式开会后会赚钱,可一切都准备妥当之后,马先生发现招生成了大问题。总部派来的所谓招生专家跟他一样对教育培训行业几乎一窃不通。

  马先生:他后来跟我说了实话,他是河南郑州人。在没有做昂立的培训师和总部扶持人员之前,他广东的东莞的某地的一家鞋厂里面打工。后来被昂立的市场部招募过来给他简单的培训了半个月,他就成总部的老师了。

  话外解说词:昂贵的加盟金换来的所谓保姆式扶持却全是中看不中用的花架子,马先生的培训学校勉强运营大半年之后,终因亏损太严重,看不到盈利希望而关门,心灰意冷的马先生联系昂立国际教育上海总部表示来年自己不干了,这时才发现想退出并不容易。

  马先生:我现在是想关学校,但是学校是关不掉的。如果我要关的话,还要面临有一个三十万的违约金。在合同里面有一个说明,必须要它同意你关你才能关,他不同意就是属于我这方单方的违约。

  主持人:太狠了。想赚钱投资开培训学校最终一年亏了几十万,因为合同条款的约束,这个培训学校连关都关不掉,马先生后悔啊。就在他准备自认倒霉的时候,马先生无意当中通过网络了解到全国各地跟他有着相同经历的人并不在少数,马先生突然意识到自己与昂立国际教育签的加盟协议或许从一开始就是一个陷井。

  话外解说词:今日在马先生的组织下,全国20多位昂立国际教育的加盟商一起来到南京,他们准备联合起来一起进行威权,通过沟通交流,大家普遍认为加盟昂立国际教育所遇到的第一个问题就是在缴纳了高额的加盟金之后,却享受不到相关的扶持。

  林先生:他告诉我们说该给你的支持都会给你,比如说派校长,派这个教务长,派老师。但是在这个过程当中,每一步都是一个陷井,都会向你收钱。然后另外要跟我们达成说你要订相应的教材,才会给我们相应的支持。

  洪先生:昂立的这一套作法的话,不可能把这个学校产生效益。你想想一个培训机构,能够挣多少钱,培训行业绝不是暴利行业。投资,我投资到现在,一年多的时间,我投资了近九十万,你想想这九十万我怎么能够收回来?

  话外解说词:高额的成本导致众多加盟商亏本,这个钟先生来自北京,两年前加盟昂立国际教育,前后投入120万元,至今一分钱没赚到。当然相比亏损如何能够顺利脱离昂立国际教育摆脱加盟商的身份,才是他们目前最为头疼的最大问题。

  朱先生:我就给他们写了一个邮件发过去,7月份发到他们大区那,要求解约。但是后来他们也没理睬我,后来就是10月份这个仲裁书下来了,这个让我交钱。我现在已经是。让我交第二年的加盟费。

  话外解说词:来自浙江的张先生年初前辞去公务员,投入70万元在绍兴开办昂立国际教育培训学校,两个月之后感觉不妙的张先生决定中止加盟协议,同样发现来的容易,想走很难。

  张先生:结果发现就是他们不我们停,他们就是如果你要关停,说我们也不能阻止你,但是这个是你单方面的事情,根据合同的话到时候又要赔它违约金十万。

  话外解说词:给这些加盟商造成如此被动的根源,就是因为在合同里有这样一条他们事先并没有在意的一个条款,如因客观原因需停业的,应当提前30天向甲方提交书面申请,取得甲方同意。如擅自停业甲方可追究相关违约责任。

  林先生:他说你发书面文件过来。然后发完过去之后它也不睬我们,就当做没有收到。

  洪先生:因为我原来跟他签订合同的时候,他跟我,我当时也没有注意这个问题,当时那么多人在一个大会议室里面,一个一个轮番的轰炸我们,要签,抓紧时间签。

  话外解说词:如果执意停办学校会有什么后果呢?这名加盟商去年承办学校后,昂立国际教育总部根据相关合同条款,到其公司所在地申请仲裁,上海仲裁委员会最终裁决这名加盟商违约,需继续向昂立国际教育支付第二年的加盟费和其他相关管理费用,共计七万余元。而在加盟协议违约责任相关条款中,加盟商如违约最高赔偿金达30万元。

  马先生:实际上昂立这个公司每年只干两件事情,第一件疯狂的招商,然后攫取投资人的项目金。第二个事情就是疯狂的跟投资人打官司,然后再收取你的违约金。

  主持人:我们说如果一个人投资失败我们可能是说这个人是不是能力水平有问题啊?那么如果接二连三很多人投资失败,那么多半是这个投资项目本身有问题,或者说有缺陷。马先生和他的同伴们如何维权,怎么和上海的总公司进行交涉,结果如何呢,现在不好说,但是他们的遭遇提醒我们,在面对商业加盟项目的时候,一定要警惕当中是否存在陷井。

  话外解说词:通过互联网查询记者发现昂立国际教育目前依然在进行招商,随后记者与投资人的名义与该公司的业务代表取得联系。

  业务代表:南京这边的加盟费是在23万一年,你交了我们这个钱之后我们这个是有三方面的支持的,第一是培训支持,第二是招生支持,第三是管理方面的支持。那在这三方面支持当中,我们昂立都会有外部人员帮您来操作这个项目的。

  话外解说词:该业务人员承诺一旦记者加盟之后就会享受360度全方位的扶持,但是对于每个扶持需要另外收费却只字不提。因为马先生与众多加盟商的经历在咨询中记者特地提到了如何推出的问题。

  业务代表:如果在后期一年您觉得我们昂立没有给到您这些,或者是没有达到您预期的这些的话,您也可以提前中止和约,那后期的费用这一块我们也会如数奉还给你的。

  业务代表:对啊,你就说我觉得不好做,我们这边会无理由的会提前中止这一块的。

  话外解说词:该业务人员的回答显然与实际存在不小的出入。对此有律师提醒市民,在选择加盟某商业项目时,不能光听对方说什么,而是要花精力仔细研究双方签订的合同。记者还注意到,上海昂立国际教育与加盟商签订的加盟协议,其名称大多为咨询协议,实际上这也是为了规避相关责任。

  袁胜寒:那我们说何为咨询,那提供一些必要的比如说办学的咨询解释指导帮助等等,这个是咨询。如果说把你昂立公司的商标,或者是把你的招牌交给投资人去使用,那么这个就不再是一种咨询协议,而是我们认为是名为投资咨询,实为特许经营。

  话外解说词:根据我国特许经营的相关规定,特许经营者对投资人的资格认证,信息公开等多方面有明确规定。律师认为,昂立国际教育众多加盟商在维权时可以参照相关我国商业特许经营管理条例,从中寻找突破点。另外,对于这份咨询协议中,投资人停办学校需甲方同意的条款,律师也认为有失公平,属于霸王条款。

  袁胜寒:这样的一个条款在法律上能否发生法律效力,那可能还要由我们具体的司法部门来认定。作为我们的投资人,一方面如果说已经受到了仲裁机构的仲裁文书的,那应当积极的去应诉,表明自己的理由观点。那么我想其他的投资人也可以找昂立公司积极的沟通协商。我们相关的教育部门也可以进行必要的介入和调整。

  主持人:该提都提到了,该点也都点明白了。我们说有需求就有市场,有市场就要有监管。作为行业主管部门就应该发挥自己的作用。如今我们看到培训市场乱象横生,我们也建议教育工商啊等相关部门能够与时俱进,根据这一市场不断发生的新变化,暴露出来的一些新问题,及时的进行梳理,并出台相应的管理规定。还有一点提醒我们的投资人,擦亮眼睛,在不清楚不了解行业的情况的背景下,最可靠的办法就是寻求律师的帮助。我们最后这一条关注标题怎么说来着,你别听他怎么说,你要看他怎么做,多耐心的研究研究那些黑纸白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