祁占勇等:我国职业教育产教融合政策的变迁与

  应从转变思维方式、建立联动工作机制、设立专门法律保障、创新现代化治理模式、改进经费投入模式等方面不断完善职业教育产教融合政策。

  “双师型”教师队伍建设是产教融合政策中始终坚持的重要主题。一方面要求通过教师到企业中参加规范性、制度化的实训以提升教师的专业实践能力,契合职业教育的应有之义;另一方面不断丰富职业院校教师队伍的组成结构,倡导“专兼结合”,充分吸纳企业管理人才、具有实践经验的专业技术人员、工程技术人员、能工巧匠等。“双师型”教师队伍的建设是产教融合政策顺利落地实施的重要抓手,各个时期的产教融合政策都将“双师型”职业院校教师队伍建设作为重要的政策文本内容,不断创新“双师型”教师队伍建设思路,通过拓宽人才渠道、搭建师资平台、完善教师培养制度、健全评价体系、扩大职业院校教师聘任的自由度与选择权等一系列建设路径,建设一支结构合理、专兼结合、崇高师德与精湛技艺并存、扎实理论知识与卓越实践能力充分融合的“双师型”教师队伍,这也是培养新时期应用技术技能型人才的基础。

  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进一步触发了职业教育与产业需求的精准对接。中国经济的快速发展,不仅体现在量的增长,更体现在产业链的形成与延长、经济结构的调整和产业变革等。产教融合政策据此不断地作出调整与推进,根据产业需求调整培养目标、针对市场需求进行专业设置、依照产业要求修订教育教学内容,来实现职业教育供给侧与产业需求侧精准、无缝对接,使职业教育在产业的支持与配合下更好地应对了新形势下人力资源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服务区域经济发展、培育经济发展新动能对职业教育所提出的迫切要求。产教融合政策作为职业教育与产业之间关系的黏合剂和平衡杆,一系列政策措施将职业教育精准对接产业需求,有效改变“一头热”的尴尬局面;平衡了二者之间的利益关系和发展水平,使其日益成为合作协同、互惠公平的共同体,促进我国社会与经济的高水平、高质量的稳步发展。

  建立产教融合联动工作机制是推进产教融合政策实施进入新征程的前提条件和首要任务,必须把“合作”作为职业教育政策法规的重要方针[3],才能更好地规避变革过程中出现政策变化所带来的改革阵痛。纵观世界发达国家的职业教育制度及产教融合政策,其形成的过程中都经历了政治、行业企业、社会组织、受教育者等多方主体之间的长期博弈,充分体现了利益相关方的共同参与和广泛合作。创建产教融合利益共建共享平台,深入倾听各方利益诉求,寻求价值的共通点,以构建产教融合各方主体的长效合作联动体系。深化产教融合离不开多元主体的共同参与、广泛合作、利益共享,更离不开良好的国家政策法律法规的包容支持。要把“合作”作为产教融合的重要政策方针并在政策文本中实质呈现,方能使政策法规更加科学有效,体现深度融合的核心要义。建立产教融合联动机制是解决产教融合过程中积极性匮乏、“两张皮”、合作层次粗浅且流于形式等问题的重要抓手。一是通过发挥统筹规划、科学部署、服务监督等政策功能逐步引导产教融合走向“内部驱动”,形成长效稳定互惠的合作机制。二是各部门在实施各类规划时同步规划产教融合发展的政策措施、支持方式、实现途径等“外部驱动”,建成完善的产教融合联动工作机制[3]。各部门通力合作是发达国家职业教育管理体制的主要特点,实施产教融合工程不是教育管理部门的“自留地”,需要就业部门、产业部门等参与管理和决策。三是在产教融合政策文本中要鼓励国际交流合作,吸收域外经验,鼓励引进海外高层次人才和优质教育资源,开发符合国情、国际开放的校企合作人才培养模式,建立知识与产业成果转化、协同创新、协同育人新模式的联动机制。日本通过在大学设置由多部门机构组成的专门产学合作研发机构,将科技成果有效地转化为生产力[4]。此外,鼓励在深化产教融合背景下积极参与“一带一路”建设和国际产能合作,实现我国与周边国家的互促协同发展,达到合作共赢的根本目的。

  设立专门法律保障是有效实施产教融合政策的根本保障。发达国家大多有专门针对产教融合的法律,并以此将产教融合确立为国家的一项基本制度以保障其顺利开展。因此,要把产教融合确立为一项基本制度并通过法律法规加以保障。一是出台产教融合促进法。首先,以立法的形式划分产教融合各方主体的权责及法定义务,并受法律制约与保护。其次,增强政府职责的刚性和可操作性,切实履行政府职责。最后,出台落实产教融合政策的监督、考核、问责等配套办法,以保障政策运转的实效性和长效性。二是尽快出台有关产教融合政策的实施细则。改革开放以来的产教融合政策中往往是宏观层面概念性、全局性的政策描述,缺乏具体可操作性、可量化的文本内容。在国家法律法规与政策文件精神的指引下,应根据区域经济发展的市场需要,出台具体的、可量化、可操作的促进条例、实施办法、细则等政策措施来更为细致地引导产业与职业教育深度融合、职业院校与企业深度合作,以弥补国家层面大政方针的不足,丰富产教融合制度内涵。三是建立健全产教融合互补性制度。基于产教融合政策吸纳各参与主体的特殊性,产教融合制度是一个综合的体系,除自身制度建设之外,还应与其他相关制度保障协调发展,制度体系内部达到一致且相互支持,才能保证制度落地实施[3]。以完善产教融合相关法律法规政策为抓手进行产教融合的制度设计,为产教融合设置专门的法律保障,使其从理念上升为国家基本制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