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本为本让本科教育回归大学“双一流”建设的

  中国高校创新发展论坛10月20日在成都举行。西南交通大学校长徐飞在论坛上做了《以本为本,让本科教育回归大学“双一流”建设的根本》的演讲。记者也就“以本为本”的问题,对徐飞教授做了专访。

  西南交通大学校长徐飞认为,高校首先是教育机构,其次才是研究机构。众所周知,柏林洪堡大学由德国教育家洪堡兄弟所创立,被称为“现代大学之母”。在此之前,不论欧洲或美国的大学,都还是沿袭修道院教育的传统,以培养教师、公职人员或贵族为主,不重视研究。此后洪堡的理念传递至欧美各地,也成为许多大学仿效的对象。创校者洪堡强调,教学与研究应同时在大学进行,大学兼有研究教学双重任务,大学应教学与研究有机统一,教学和研究相互促进,相得益彰。本来,洪堡的教育理念是针对旧式大学不重视研究而提出,对教学和科研的辩证关系阐释得非常清晰。然而,随着时间推移和社会变化,特别是在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大行其道的潮流下,大学尤其是研究型大学似乎异化了洪堡的大学理念,过分强调科研,崇尚科研是“王道”,以至于把大学俨然变成了科研机构。

  徐飞指出,放眼全球普遍的情况是,大学高深研究和教书育人似乎在两个完全不同的平面上,学术追求替代了大学教育,即便像哈佛大学这样全球最著名的顶尖大学,本科教育的情况也令人堪忧。美国各顶尖研究性大学为追求卓越地位展开空前竞争,哈佛等名校在竞争中成就卓越。然而,在哈瑞·刘易斯看来,这种卓越却是“失去灵魂的卓越”。哈瑞·刘易斯在哈佛任教30多年,其间有8年时间担任哈佛学院院长一职,在其出版的《失去灵魂的卓越》一书中,他从自己亲身经历出发,向读者描述了哈佛大学在追求高深学问和卓越科研中本科教育出现的种种问题,其中最严重的问题是,忘记了本科教育的根本目的——把年轻人培养成具有社会责任感的人!正是鉴于此,全球教育界有识之士大声疾呼,高校要回归大学本质,重振本科教育。

  这些年来,尽管高校“重科研,轻教学”的情况已有明显改观,但形势仍不容乐观。在一些高校科研是愉悦、成名和奖励之源,教学或多或少地成为不情愿的负担,忽视教育特别是本科生教育的情况依然存在。国家推出“双一流”计划已近三年,时至今日,一些高校对“双一流”中一流学科的认识,依然停留在一些显性指标上,甚至径直把学科等同于科研。为数不少的高校认为只要教师的科研做好了,研究生教育特别是博士生作为科研生力军能出成果,实现“双一流”建设的目标就不远了,本科成为科研和研究生培养的陪衬。

  针对这些情况,徐飞指出,各高校在“双一流”建设过程中,要用心领会习总书记“高校立身之本在于立德树人,只有培养出一流人才的高校,才能够成为世界一流大学”的深刻论断,坚决贯彻陈宝生部长在新时代全国高等学校本科教育工作会议上提出的“以本为本”要求。不久前教育部在上海召开的“双一流”建设现场推进会上,陈宝生部长再次明确指出,一流大学建设必须把一流本科教育建设作为基础任务,并要求“双一流”建设高校在本科教育上要争做“两个率先”——率先确立建成一流本科教育目标、率先在建设一流学科中建成一批一流本科专业。

  为什么要“以本为本”?以本科为“本”的“本”是什么“本”?在徐飞看来,“本”至少包含“根本”、“基本”、“本源”、“本位”四层含义。首先,尽管大学的职能或使命有多重,如人才培养、科学研究、服务社会、文化传承与创新、国际交流与合作,但核心职能是人才培养。须知,教学育人是大学区别于其它社会组织的本质所在,大学的“根本”使命是人才培养,大学的中心工作是教育教学,教师的第一职责是教书育人。

  其次,教育教学和人才培养的“基本”或基础是本科。基础不牢,地动山摇。本科教育不仅是研究生教育的基础,更重要的是,在本科这个年龄段(18-22岁之间),正是青年学生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三观”形成最宝贵的时期,如果十八九岁二十几岁年轻人的三观教育出了问题,吞下恶果的终将是整个国家和社会。在中国高等教育从精英化走向大众化乃至普及化的当下,高质量的本科教育对建立人力资源强国至关重要。

  第三,纵观世界高等教育发展历程,本科教育是大学产生的“本源”(源头),几乎所有大学都发轫于本科教育。美国哈佛大学自1636建校以来一直是本科教育,开展研究生教育是19世纪之后的事情。中国现代意义上的大学,基本也是以本科教育起家后来逐渐发展起来的。如上海交大的前身南洋工学,西南交大的前身山海关北洋铁路官学堂等,都是以开展本科教育为安身立命之本。当今,世界各国的研究生教育已很普遍,但一个不争的事实是,想进入各国名校特别是像美国常春藤联盟大学进行本科学习的难度,要比读它们的硕士、博士高得多。

  在中国大陆,虽然中国科学院大学先有研究生教育,然后才有本科生教育,但这个例外却从另一个角度佐证了本科教育的的重要性。从2014年开始中国科学院大学招收本科生,形成了覆盖本、硕、博三个层次的高等教育体系。目前的中国科学院大学,已成为高考志愿填报最热门、报考难度最大的几所高校之一。

  第四,由于有了前面三个“本”:根本、基本和本源,自然就有第四个“本”:本位。大学要回归人才培养“本位”,重申高教大计、本科为本的理念,真正把人才培养作为大学的根和本,真正把本科教育放在人才培养的核心地位、教育教学的基础地位、新时代教育发展的前沿地位,真正把本科教育作为高等教育纲举目张的“纲”。

  徐飞进一步追问,“以本为本”中,以本科教育师生中的何方为本?是以本科生为本,还是以教本科的教师为本?或简言之,是以学生为本,还是以教师为本?徐飞坦言,之前当提出这个问题的时候还曾引起不小争议。有人说,当然是“以师生共同为本”。这个貌似全面而非偏颇片面的回答其实掩盖了问题本质,徐飞说答案应是:以学生为本,理由是大学因学生而存在,就像医院因病人而存在,政府因纳税人(人民)而存在一样,因此,学校以学生为本,恰如医院以病人为本,政府以人民(纳税人)为本,天经地义,理所当然。此外,由于长期以来各大学引以为傲的是拥有世界知名的教授和原创性的科学研究,强调以学生为本,也是为充分体现学生在教育教学中的主体地位。

  以什么学生为本?徐飞再抛问题。是以全体学生为本,还是以某些或某一(几)类学生为本?徐飞指出,在某些学校,高校教育资源未能公平惠及所有学生,以牺牲普通学生的正常教育为代价,换取一些所谓优异学生的超常教育和过度教育,这不仅背离了孔子“有教无类”的教育主张,也与马克思、恩格斯在《宣言》中提出的“每一个人的自由发展是一切人自由发展的条件”的著名观点,以及一个更高级的社会形式应“以每个人的全面而自由的发展为基本原则”背道而驰。徐飞动情地说,高校要践行“一切为了学生,为了一切学生”,“为了每一个学生的终身发展”的理念,让每个学生都拥有成功梦想的机会。

  “‘以学生的什么为本’?是以学生的兴趣爱好为本,还是以提升职场的就业能力为本;或更一般地,是以专业技能(才能)为本,还是以德育为本?”徐飞连珠炮地抛出一个个问题,对“以本为本”的“本”不断追问,看来,他今天是要把追问进行到底。徐飞指出,随着商业社会竞争的日益激烈和就业形势的日渐严峻,让学生用最短的时间掌握最多的知识和技能,成为一些教育活动的不懈追求,这种追求还打着“以‘专业技能’为本”的幌子。但是,我们应当以学生的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为本。其中,尤其要注重完善学生人格,更注重学生的“精神成人”而非仅仅是“专业成才”,更注重学生的行为养成、道德认知、情感体验、理想信念、心灵攀登和全面发展,着力把学生培养成堪当大任的时代新人。

  怎么做到“以本为本?”徐飞介绍,经过多年的探索和实践,西南交通大学基本形成了以立德树人为根本、理想信念教育为核心的“价值塑造、人格养成、能力培养、知识探究”教育教学体系。当前,围绕党的教育方针,学校大力开展品德教育,培养有社会担当和健全人格的人;大力开展智育教育,培养有职业操守和专业才能的人;大力开展体育教育,培养身心健康和意志坚强的人;大力开展美育教育,培养有人文情怀和高雅情趣的人;大力开展劳动教育,培养有创新意识和工匠精神的人;大力开展国际化教育,培养有全球视野和跨文化领导力的人。

  针对学生力量速度爆发力耐力等身体素质下滑的情况,西南交通大学要求体育部开齐开足体育课,帮助学生在体育锻炼中享受乐趣、增强体质、健全人格、锤炼意志。徐飞特别重视学校体育,他本人就亲自担任校体育工作委员会主任职务。(中国教育新闻网记者张春铭)

  为贯彻落实《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印发乡村教师支持计划(2015—2020年)的通知》精神和要求,采...

  为深化高中阶段办学体制、人才培养模式等综合改革,主动适应经济社会发展对创新型、实用型、...

  从90年代末开始,晋中就着手探索中考制度改革。在近20年的实践探索中,形成了一系列特色模式...

  高中带动战略内涵为“统领三驾马车,齐推并进;统筹三大系统,协同发力;完善五大体系,保驾...

  弹性离校是沈阳市自主创新的一项惠民利民新政。新政直面“家长接孩子难、课后辅导难”这一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