映象新闻

- 编辑:admin -

映象新闻

  从1978年开始,江西省南昌市蓼洲街社区的甘福保老人,都会在高考结束后,到江西省高招办买试卷。这个坚持了近40年的习惯,是甘福保向高考致敬的独特方式——1978年,30岁的他,被高考改变了命运。

  历史发生时,往往波澜不惊。1977年8月,同志召开科学与教育工作座谈会,在听取了査全性等专家的建议后,当场拍板,从这一年开始恢复统一高考。尽管那时,自上而下谁也没准备好。

  高考闸门重新开启后,人才如洪水般涌出。1977年高考,报考人数多达570万,而那时的中国,甚至连这么多人的试卷纸张从哪来,都需费一番思量。但从这一年开始,人才上升的渠道,重新回归到知识改变命运上来。

  一切正如1978年河南文科状元、作家刘震云所言,如果不是高考,他可能还在搬砖。

  我曾采访过清华无线级一个班的大部分人,他们如今分布在世界各地和全国上下。既有硅谷精英,也有政府官员,既有国家实验室负责人,也有已开始颐养天年的退休人员。说起高考往事,他们中大多数人都感慨,命运从那一个点开始改变。每个人都对那个突然出现的机遇心存感激。

  伴随着高考恢复的,是中国改革开放的大门也被一把推开。那真是对人才如饥似渴的年代,这群以极低录取比例进入大学的精英,被举国上下视为“天之骄子”。改革发展的事业有无数缺口需要填补,每个人只要怀揣真才实学,就一定能找到施展的天地。

  高考这根“指挥棒”的用处,怎么形容都不为过。它让全国上下的小学、初中、高中生安心学习知识,十年寒窗,瞄准高考一役。它为中国大学选拔了最为合适的年轻人,等他们在高校完成深造,便可投身改革发展的大潮之中。

  时光流转,40年间高考本身在不断变化。从计分方式到考试时间,从考试科目变化到自主命题增加,高考的变化本身,折射着中国社会教育理念的发展变迁。让人欣喜的是,随着中国高等教育改革日趋完善,大学数量增加,高考录取的残酷程度在逐年降低。这与其过去的精英选拔并不冲突,中国需要越来越多受过高等教育的人才,高考的本质不是挡住谁,而是想为高校找到最合适的学生。

  每年夏季,高考都牵动着全民的心。高考房、高考蛋糕、状元粥……形形色色的方式,体现着家长和考生们对它的重视。而大部分身处其外的人,也会在高考当天,津津有味地讨论各省的语文作文,甚至还有人会“技痒”,亲自上手写一写。

  中国的快速发展,让人们越来越能以平常心看待高考。它不再是独木桥。如今的学生,甚至可以选择用高考成绩申请一些海外大学;高考本身,也在考虑改变过去“一锤定音”的形式,综合考虑学生的素质;自主招生等也丰富了高考的形式。

  中国的快速发展,也在为高考不断提出新的命题。这个时代需要什么样的人才,如何实现教育资源的有效合理利用,如何最大程度上保障城乡、东西部等的教育公平?作为一根依然强有力的“指挥棒”,高考需要直面这些问题,需要给出最为均衡的答案。

  一晃40年过去,最早参加高考那批人,有相当一部分依然坚守在工作岗位上。中国何其幸运,这40年间大部分经历过高考的人才,要么正在岗位上为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做贡献,要么正在校园里为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做准备。

  4月15日,为期两天的第二届产教融合发展战略国际论坛在驻马店市召开。本届论坛的主题是“拥抱变革、创造价值——应用技术大学的使命与挑战”,设一个主论坛和11个分论坛,分别围绕“应用技术类型高校在国家创新体系中的地位与使命”、“新兴战略性产业与高层次技术技能型人才培养”、“中国特色应用技术大学的价值重建与评估体系研究”等议题展开。本次论坛上,教育部学校规划建设发展中心主任陈锋对产教融合发展战略国际论坛给予高度评价。

  中国著名核物理学家、教育家杨福家院士的新著《从复旦到诺丁汉》,23日由上海交通大学出版社正式首发。杨福家是原复旦大学校长、英国诺丁汉大学校长、中科院院士,是中国人担任外国名校校长的第一人。

  朱清时校长五年聘期届满,即将卸任,据报道,南科大新校长遴选委员会已设立,委员据称有8位。朱清时即将卸任,建设南科大和推进教育改革,仍未有穷期。朱清时即将卸任时,认为有两大遗憾:一是尚未建立起完善的管理层,二是没能制定好学校的《章程》。

  又是一年就业季。这个夏天,人数创历史新高的727万大学毕业生,再度让“就业难”成为中国社会的热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