技术男辞高薪工作创业 自制APP网络聚赌获利550万

  群主有两种盈利方式,第一个就是你在游戏APP里面开房间,要消耗钻石,群主从后台买的钻石要比他从官网上买的便宜。第二种方式就是群主可以在游戏里面代开房间,赌客进去玩,赌完后,每个赌客要给2块钱,也就是说一局要给8块钱给这个群主抽头。京口公安分局治安大队民警贺望告诉现代快报记者,表面上看,这款APP并不涉及赌博,但事实上,通过微信群主开设房间进行游戏的用户,都是计算输赢的,输家要在微信群里给赢家发相应的红包,一晚上玩下来有人输赢的钱能达到七八百元。

  贺望说,他们初步统计下来,大约有3000多人参与赌博, 9月份摸排到12月份抓捕,大概历时3个月,然后通过网上的巡查和研判,在抓捕行动之前我们查明的代理和群主大概有22人,然后每个群主手底下可能有一到两个群,每个群少则50人,多则200人左右。

  和线下的赌博相比,这种APP赌博的方式很有迷惑性。游戏代理郭某说,当时被别人拉到微信群里去玩的,看到游戏上面有招代理,然后就加了微信客服咨询了一下,然后我就建了一个微信群,拉了20几个人。先是身边的好朋友啊,然后朋友拉朋友,人就越来越多了。一开始做的时候也有咨询,然后都说没问题,这个就跟开小的棋牌室一样的。

  在摸清楚整个赌博活动的运作模式后,2017年12月24日凌晨,镇江警方将APP镇江地区总代理万某、22 个微信群群主抓获。通过对万某的审查,警方随后抓获了APP客服人员樊某等人。

  现代快报记者从警方了解到,出生于1988 年的扬州高邮人万某曾在上海某公司担任技术顾问,年薪二三十万,2016 年年底,他看到一个麻将软件被以20 亿的价格收购的新闻后,就从上海的公司辞职,决定去创业。他在上海成立了某科技有限公司,并于 2017 年 2 月开发了一款叫邮城乐翻天的APP,主要是让高邮人利用这款软件进行麻将赌博。万某在去年 4 月又开发了镇江乐翻天,同时通过朋友寻找愿意在镇江当代理,帮镇江乐翻天聚拢玩家的人。

  2017 年春天,一款名叫呱呱高邮麻将的APP进入高邮市场和万某竞争。万某找到同是高邮人的呱呱高邮麻将的幕后老板吴某,希望他能退出高邮市场。结果反倒是万某被吴某说服,两人一起干,邮城乐翻天和呱呱高邮麻将都不做了,把所有资源整合到呱呱扬州麻将里;另外,吴某的公司还会开发一款镇江的麻将软件,进军镇江市场,镇江地区的负责人也是万某,他按 20% 的比例抽成,业绩好的线 月左右,吴某的全民镇江麻将在镇江地区运营并交给万某打理,万某组建代理团队、招募代理,由客服进行审核。

  贺望介绍,虽然赌资的抽头金额看起来不高,但庞大的赌客基数,让各级代理、APP运营者都非法获得高额利润:调查了万某的银行账户,6 个月之内他的银行账单收益将近 550 万元,这个客服樊某的收益大概是在 100 万到 150 万元。

  通过上述模式,这些担任微信群主的代理人员也赚得盆满钵满,半年左右的时间,获利最少的也有 5000 余元,最多的则达 30 万左右。

  1 月 24 日,迫于压力,吴某到案自首,他的违法所得超过了 1000 万。至此,26 名犯罪嫌疑人全部到案,他们均已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目前,案件在进一步侦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