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创板推行注册制 A股市场有望挤泡沫

- 编辑:admin -

科创板推行注册制 A股市场有望挤泡沫

  今天上午,国家主席习在首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上表示,为了更好发挥上海等地区在对外开放中的重要作用,决定将在上海证券交易所设立科创板并试点注册制,支持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和科技创新中心建设,不断完善资本市场基础制度。

  之后中国证监会、上交所以及财政部纷纷发声响应。据悉,未来科创板将在盈利状况、股权结构等方面做出更为妥善的差异化安排,同时在资产、投资经验、风险承受能力等方面加强科创板投资者适当性管理,引导投资者理性参与。鼓励中小投资者通过公募基金等方式参与科创板投资,分享创新企业发展成果。

  《中国经营报》记者注意到,市场非常期待未来科创板的制度建立,特别是落实注册制,加速市场扩容等。由于此次设立科创板由上交所牵头,由此科创板在多层次资本市场中的重要性更为突出,不过,相关的具体投资门槛、注册准入门槛还有待监管层进一步落实。

  据悉,科创板是独立于现有主板市场的新设板块,并在该板块内进行注册制试点。上交所表示,将积极研究制订科创板和注册制试点方案,向市场征求意见并履行报批程序后实施。

  北京大学汇丰商学院教授及香港国际金融学会会长肖耿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中国股市好企业不够多的主要原因之一就是(源于)我们的审批制。在审批制下,监管者要花费很大精力去审查企业,而且只能对企业的过去进行审查,并不能预测或掌控企业的未来,而一个“难进难出”的市场其实是对上市企业的一个补贴,也就是鼓励企业“寻租”。他建议,“要允许企业进入资本市场试错,我们急需建立能够容忍失败企业的市场,其实就是允许其退市,通过有效的市场淘汰机制来建立一个合理的优胜劣汰市场环境。

  肖耿谈到的问题其实也是A股市场一直面临的问题。上交所设立科创板、试点注册制,这能否改变A股市场一直以来的高估值,炒绩差股,炒壳,缺乏遴选优质企业的功能等问题,科创板能否成为中国版的“纳斯达克”?

  前海开源首席经济学家杨德龙认为,科创板有成为中国版“纳斯达克”的意图。科创板给科技创新型企业一个上市通道,方便了一些代表转型发展方向的企业可以在科创板上市。同时,对于市场对绩差股、壳资源的炒作有一定抑制作用。

  杨德龙认为,科创板对新三板影响较大,对创业板有一些影响,但对主板的影响不大,主要还是针对的企业不同。“科创板也是多层次资本市场的一个补充,未来可能会分流一部分新三板资金,让新三板一些优质公司转板到科创板上市。”

  记者从一些券商投行人士处了解到,大家对科创板的设立都比较期待,但同时也担心科创板将来能否有一套行之有效的运行制度,从根本上解决目前新三板和创业板的缺陷。“科创板给科技型企业带来了新的上市福音,比如,上市进程将加快,并且制度一旦搭建好,相配套的上市实操肯定要发生变化,这也会成为投行业务发力的一个方向。”某投行人士分析,此前新三板的问题是交易不活跃,创业板又是审核制无法扩容,“如果科创板不能解决这些问题,可能也只是再多了一个板而已。”

  东北证券研究总监付立春也认为,科创板的设立对于中国的双创、科技、新经济企业来说,在选择资本市场多了中国国内的一个方向。过去这些企业,更多选择海外的资本市场如纳斯达克或港交所等,中国资本市场现有的体系里并没有一个这样的板块与之完全适应。另外,一些海外的中概股公司,要回归中国的资本市场的话,也没有完全对应的承接。为了更好的服务实体经济,与实体经济的特别新经济的发展相适应,需要设立对应的一个板块。

  同时他认为,通过增量改革,可以推动弥补创业板和新三板的一些缺陷。“创业板还是审核制,很多上述的双创新经济企业,仍然难以获得创业板上市的机会。”

  而新三板虽然目前企业数量庞大,但二级市场的交易不活跃,定价功能薄弱。特别是这两年深化改革与升级的进程,大大慢于市场的预期。

  作为全新的事物,科创板的完善仍然需要一个过程,后续的制度如何设计将成为关键。付立春认为,早期在政策的支持下,会有很多的资源倾斜,但是初期的市场,本身会面临一定不完善性成本。另外中国资本市场上的投资理念与注册制也并不非常的匹配。“在注册制的背景下,在交易所的体制里,选择投资科创板企业的难度更高,如何高效地精选出估值合理、风险可控的优质企业,成为最关键的课题。而立足于跨板块、跨市场的政策套利,面临的不确定性风险会更多。”

  基岩资本副总裁岑赛铟认为,深交所的创业板是审核制,很多新经济企业仍然难以获得上市的机会,而新三板虽然企业数量非常的庞大,作为一个全国性的交易场所而言,为不少中小双创企业提供了融资,但二级市场的交易不活跃,定价功能薄弱。未来科创板采用的注册制是合理定价基础,使得二级市场的投资者接手价格不产生过度的偏离,完善资本市场的基础制度可以保护投资者利益。

  东方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邵宇则表示,科创板未来应该主要针对独角兽企业,企业可能没有盈利但符合科技创新方向,而创业板主要是发展相对成熟的企业。“未来在市场化运作中,相关法律制度还需要完善,投资银行等中介机构更需要做好保障投资人权益的工作。”

  企巢新三板专家程晓明则认为,目前中国企业上市最大的意义不是融资,是高价融资;不是套现,是高价套现。他希望,在科创板推行注册制能把A股市场的泡沫挤掉。

  程晓明进一步解释,“高科技企业定价难,企业的估值主要看行业分析(主要是技术分析),非专业投资者很难看懂,这就需要做市商制度,这也是纳斯达克成功的根本原因,而目前创业板不是做市商制度,并且创业板的企业数量有限,市场供给不均衡,价格扭曲。“科创板如果不能实行做市商制度,真正落实注册制实现股市扩容,其本身也并不会有太大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