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后藏族青年返乡创业丨“草原诗人”驰骋草原生

  随着乡村振兴战略的实施,乡村涌动着一股青年返乡创业、扎根农村的热潮。在乡村这个广阔的舞台上,一些优秀青年尤其是许多90后年轻人回到家乡,用自己的辛勤和汗水,编织和实现着自己的创业梦想。

  相较于平原地区,四川藏区地处高海拔地区,创业条件更为艰苦。作为90后藏族年轻人,他们缘何会放弃原来的工作生活返乡创业?创业项目聚焦在哪些领域?创业过程中会遭遇哪些困难?对当地百姓会带来些什么?

  从即日起,四川在线后藏族青年返乡创业”特别策划,将镜头和笔触聚焦在四川阿坝藏区的这群年轻人,体味他们的创业故事,感知他们的青春梦想。

  “草原无际任驰骋,翻蹄亮掌疾如风。”两句诗再加上一段身骑白马驰骋草原的抖音视频,这是扑尔洼甲的“朋友圈”里的一条动态。

  接着往下翻,这个90后藏族小伙的朋友圈几乎都是一行行的小诗和一张张帅气的自拍,如果不说,你一定想不到这个充满了艺术气息的年轻人,还有另一份风生水起的事业——牛绒生意。

  扑尔洼甲出生于1990年,是一个集艺术思维和生意头脑于一身的藏族男孩。他的创业故事跌宕起伏中含着些许诗意,精彩纷呈中带着几分平和。

  2017年,大学毕业后正在甘孜州当老师的扑尔洼甲和年龄相仿的几位好友一起,回到了阿坝州若尔盖县经营牛绒生意。

  2017年3月,三人投资建厂开始生产毛绒,2018年5月正式注册成立了诺尔央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开始从事牛羊绒收购及销售、手工藏香制作、摄影、广告设计、大学(青年)创业交流服务等项目,其中牛绒收购、制作和加工是他们最为主要和最有特色的项目。

  采访团队第一次和扑尔洼甲碰面是在若尔盖县城外的一片大草原上,当时的他恰巧在和牧民一起采取牛绒。在草原上骑着高大的骏马,疾驰中套住疯攒的牦牛,然后一个抱摔将一头重量超过一吨的牦牛撂倒在地,三下五除二就采下了一大捧牛绒。

  扑尔洼甲:最开始决定创业时,家人其实不是特别支持,尤其是我爷爷。爷爷非常希望我能做公务员或者进事业单位,我没办法违背老人家的意愿,所以去报考了公务员考试,不过考试当天,我在考场旁边找了一家茶楼喝了一天茶,思考了一天之后,我更坚定了创业的决心。好在我的父亲非常尊重和支持我的想法,这也是我精神支撑的一大来源。

  我在甘肃上完大学后,到甘孜州做了两年老师,如今的两个搭档是我当时的校友和同事。做牛绒产业的想法,最初是我搭档索朗当周提出的,他是我们若尔盖牛绒编织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对牛绒产业很有研究,我们也很信任他,因此兄弟三人便决定一起干。

  大多数人判定牦牛的价值,更多的是在于它的肉,但其实牦牛一身都是宝,包括牛绒。一头成年牦牛年产毛量1.17公斤—2.62公斤,幼龄牛为1.30公斤—1.35公斤,其中粗毛和绒毛各占一半。牦牛绒很细,直径小于20微米,长度为3.4—4.5厘米,光泽柔和,弹性强,手感滑糯,比一般的羊毛更加保暖柔软。

  在我们回乡创业前,当地人几乎不怎么看中牛绒,都是甘肃等地的加工商过来收购。我知道牛绒的价值,所以便毫无犹豫地和两个搭档开始做牛绒,希望这个产业能在当地发展起来。

  记者:你刚刚和牦牛来了个抱摔,看来采牛绒也是挺危险的。在这个过程中,你害怕过吗?

  扑尔洼甲:我从小就在草原上和牛、马一起长大,三岁就开始骑马。套牦牛、采牛绒的确是有一定的危险性,不过我从未感到过害怕。也许,是因为生在草原,长在草原,这里教会了我勇敢。

  至于创业,也是一个艰苦的过程,不过我也从不畏惧,无论怎样都会一直坚持下去。

  扑尔洼甲:创业以来,遇到的困难很多。比如,今年7月,我们就遭遇了一次非常严重的打击。连续的暴雨造成了若尔盖地区很多地方被淹,我们的厂房、办公室也未能幸免,电脑、纺织机器等全部坏了,损失惨重。两个多月过去了,我们生产仍然没有完全恢复,两台大型生产机器无法通电工作,还在抢修阶段。

  善良、朴实是身边朋友对扑尔洼甲的一致评价,他和创业伙伴一起经营的诺尔央牛绒制品不仅让三个年轻人找到了创业的方向,也给若尔盖甚至整个阿坝州的牧民们带来了实实在在的收益。

  记者:你认为牛绒产业除了给你们带来经济收益外,给你的家乡产生了什么样的影响?

  扑尔洼甲:我们做牛绒产业一方面是看好家乡的市场需求,另一方面也是想给家乡做一些贡献。

  首先,在牛绒收购价格上,在诺尔央开始做牛绒收购、加工之前,若尔盖当地并没有人做牛绒方面的产业,当地牛绒基本都被青海、甘肃等省的商人以较为低廉的价格收购。我们开始做牛绒生意后,会比市场价稍高的价格从牧民手中收购,短短两年多时间,若尔盖地区牛绒的收购价从当初每斤两三块钱,到后来的每斤十几块,再到今年的每斤三四十块钱一路上升,牧民通过牛绒增加了收入。

  其次,通过发展牛绒产业也解决了一些当地人的就业问题。目前,公司共有员工20人,其中包括15名妇女和1名大学生,2名“9+3”学生,2名牧民。

  再者,我们会把当地的贫困户拉入诺尔央农民专业合作社,让他们学习技术,带动他们脱贫增收。

  最后,也是我觉得最重要的,牛绒编织是我们当地的非物质文化遗产,这种技艺和文化需要人去传承,所以我们一定要坚持下去。

  索朗当周:我和扑尔洼甲是大学校友,也一起当过老师,如今成为了共同创业的兄弟。在工作上,他是一个急性子的人,很拼,非常讲求时效。生活中的他,是一个老好人,脾气好,性格温柔,对人很真诚,也很善良。

  “我喜欢创作,喜欢写诗,尤其喜欢写儿童诗。创业给我留下的最大遗憾,就是安静创作的时间变少了”

  开始创业后的扑尔洼甲,慢慢开始学会如何经商,对于未来公司的发展他有着比较全面的规划。越来越理性的他,却依然坚持做一个诗人,他有自己的笔名——岗·查杰,他创作的作品常常在网络平台发布。

  扑尔洼甲:我有很多兴趣和爱好,唱歌、摄影,尤其喜欢写诗。高中时喜欢用藏文创作,大学时改用汉语,现在喜欢用藏文、汉语一起创作,近期一直在写一些儿童诗。除了写诗外,我近期也一直在钻研摄影,我的老师就是摄影界的一位大咖,我希望未来我能有机会为诺尔央、为牛绒编织技艺拍摄一部纪录片,让更多的人了解牛绒。

  扑尔洼甲:创业和我的创作完全不矛盾,有时两者之间也是互相促进的。创业能为我的创作提供一些灵感,艺术的创作有时也能为牛绒设计、编制提供一些不一样的思路。

  不过,实话实话,创业确实花去了我的很多的时间和精力,我再也没有办法像做老师时那样,有很多的时间坐下来安安静静地思考、写诗了,这也是创业在带给我无限收获的同时,给我留下的小小遗憾。

  随着乡村振兴战略的实施,乡村涌动着一股青年返乡创业、扎根农村的热潮。在乡村这个广阔的舞台上,一些优秀青年尤其是许多90后年轻人回到家乡,用自己的辛勤和汗水,编织和实现着自己的创业梦想。

  相较于平原地区,四川藏区地处高海拔地区,创业条件更为艰苦。作为90后藏族年轻人,他们缘何会放弃原来的工作生活返乡创业?创业项目聚焦在哪些领域?创业过程中会遭遇哪些困难?对当地百姓会带来些什么?

  从即日起,四川在线后藏族青年返乡创业”特别策划,将镜头和笔触聚焦在四川阿坝藏区的这群年轻人,体味他们的创业故事,感知他们的青春梦想。

  2017年,大学毕业后正在甘孜州当老师的扑尔洼甲和年龄相仿的几位好友一起,回到了阿坝州若尔盖县经营牛绒生意。2017年3月,三人投资建厂开始生产毛绒,2018年5月正式注册成立了诺尔央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开始从事牛羊绒收购及销售、手工藏香制作、摄影、广告设计、大学(青年)创业交流服务等项目,其中牛绒收购、制作和加工是他们最为主要和最有特色的项目。

  扑尔洼甲:最开始决定创业时,家人其实不是特别支持,尤其是我爷爷。爷爷非常希望我能做公务员或者进事业单位,我没办法违背老人家的意愿,所以去报考了公务员考试,不过考试当天,我在考场旁边找了一家茶楼喝了一天茶,思考了一天之后,我更坚定了创业的决心。好在我的父亲非常尊重和支持我的想法,这也是我精神支撑的一大来源。我在甘肃上完大学后,到甘孜州做了两年老师,如今的两个搭档是我当时的校友和同事。做牛绒产业的想法,最初是我搭档索朗当周提出的,他是我们若尔盖牛绒编织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对牛绒产业很有研究,我们也很信任他,因此兄弟三人便决定一起干。

  大多数人判定牦牛的价值,更多的是在于它的肉,但其实牦牛一身都是宝,包括牛绒。一头成年牦牛年产毛量1.17公斤—2.62公斤,幼龄牛为1.30公斤—1.35公斤,其中粗毛和绒毛各占一半。牦牛绒很细,直径小于20微米,长度为3.4—4.5厘米,光泽柔和,弹性强,手感滑糯,比一般的羊毛更加保暖柔软。

  扑尔洼甲:我从小就在草原上和牛、马一起长大,三岁就开始骑马。套牦牛、采牛绒的确是有一定的危险性,不过我从未感到过害怕。也许,是因为生在草原,长在草原,这里教会了我勇敢。至于创业,也是一个艰苦的过程,不过我也从不畏惧,无论怎样都会一直坚持下去。

  扑尔洼甲:创业以来,遇到的困难很多。比如,今年7月,我们就遭遇了一次非常严重的打击。连续的暴雨造成了若尔盖地区很多地方被淹,我们的厂房、办公室也未能幸免,电脑、纺织机器等全部坏了,损失惨重。两个多月过去了,我们生产仍然没有完全恢复,两台大型生产机器无法通电工作,还在抢修阶段。

  善良、朴实是身边朋友对扑尔洼甲的一致评价,他和创业伙伴一起经营的诺尔央牛绒制品不仅让三个年轻人找到了创业的方向,也给若尔盖甚至整个阿坝州的牧民们带来了实实在在的收益。

  扑尔洼甲:我们做牛绒产业一方面是看好家乡的市场需求,另一方面也是想给家乡做一些贡献。首先,在牛绒收购价格上,在诺尔央开始做牛绒收购、加工之前,若尔盖当地并没有人做牛绒方面的产业,当地牛绒基本都被青海、甘肃等省的商人以较为低廉的价格收购。我们开始做牛绒生意后,会比市场价稍高的价格从牧民手中收购,短短两年多时间,若尔盖地区牛绒的收购价从当初每斤两三块钱,到后来的每斤十几块,再到今年的每斤三四十块钱一路上升,牧民通过牛绒增加了收入。

  最后,也是我觉得最重要的,牛绒编织是我们当地的非物质文化遗产,这种技艺和文化需要人去传承,所以我们一定要坚持下去。

  索朗当周:我和扑尔洼甲是大学校友,也一起当过老师,如今成为了共同创业的兄弟。在工作上,他是一个急性子的人,很拼,非常讲求时效。生活中的他,是一个老好人,脾气好,性格温柔,对人很真诚,也很善良。

  开始创业后的扑尔洼甲,慢慢开始学会如何经商,对于未来公司的发展他有着比较全面的规划。越来越理性的他,却依然坚持做一个诗人,他有自己的笔名——岗·查杰,他创作的作品常常在网络平台发布。当聊起梦想时,他的回答是:“未来,我一定要拍一部跟牛绒相关的纪录片。”

  扑尔洼甲:我有很多兴趣和爱好,唱歌、摄影,尤其喜欢写诗。高中时喜欢用藏文创作,大学时改用汉语,现在喜欢用藏文、汉语一起创作,近期一直在写一些儿童诗。除了写诗外,我近期也一直在钻研摄影,我的老师就是摄影界的一位大咖,我希望未来我能有机会为诺尔央、为牛绒编织技艺拍摄一部纪录片,让更多的人了解牛绒。

  扑尔洼甲:创业和我的创作完全不矛盾,有时两者之间也是互相促进的。创业能为我的创作提供一些灵感,艺术的创作有时也能为牛绒设计、编制提供一些不一样的思路。不过,实话实话,创业确实花去了我的很多的时间和精力,我再也没有办法像做老师时那样,有很多的时间坐下来安安静静地思考、写诗了,这也是创业在带给我无限收获的同时,给我留下的小小遗憾。